返回首页 > 您现在的位置: 南昌旅游 > 企业单位 > 正文

男子向家里要钱被拒失联11年老父亲难受得每天早上四五点就睡不着了

发布日期:2018-9-11 下午 09:45:51 浏览:77

来源时间为:2018-09-11

“回家吧,爸爸得了病,活不久了……”江西宜黄72岁的黄范铭每天都盼望着失联11年的儿子能早日归来。黄范铭的二儿子黄建国,1999年以573分考入武汉大学。11年前,黄建国打电话问家里人要钱被拒后,电话再也打不通。

“10多年不回来,宜黄这些年变化也很大,全家人都希望你回来,叫爸爸寄钱给你,爸爸会寄给你。爸爸寻不到你,没有办法,眼泪都快哭干了,不管你在外面有没有结婚、安家,爸爸没什么要求,请你回家看一下爸爸。”黄范铭曾因车祸落下残疾,又有严重的肺病,如今他被病痛折磨十分瘦弱。

同学眼中

他成绩很好,但话少很内向

吴先生初中是黄建国隔壁班的,高中和黄建国是1998级的同班同学。在吴先生眼中,黄建国的成绩一直很不错,人很朴素、内向,虽然上课时发言很积极,但平时话很少。

1998年,黄建国从宜黄县第二高级中学高中毕业。哥哥黄建华记得,弟弟那年高考失利,对家人说他要补习。黄建国在宜黄县第一中学补习班的同学潘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他记得黄建国成绩特别好,但特别内向。宜黄县第一中学李副校长告诉记者,黄建国补习一年后,考上武汉大学历史系。

如今在武汉大学任教的邹先生是宜黄人,也是黄建国的学长。黄建国进入武大后他们几个老乡见过几次,黄建国表现得很内向,大学时黄建国没生活费时曾向邹先生借钱,之后也归还了。

邹某是黄建国补习班的同学。“我曾劝他,他不适合出来,应该留在县城里教书。”据邹某回忆,黄建国2004年10月来杭州找他,那时他住在公司宿舍。后来,邹某联系在杭州的宜黄朋友,把黄建国安排到朋友那边住。

吴先生记得,听邹某想让一个同学和他们住,他和朋友去接,见面才发现是黄建国。吴先生说:“黄建国在我们这里住了很久,期间没怎么工作过,也没什么钱。”后来,黄建国在杭州找了一份策划的工作,工作了两个多月。邹某称,那天他到吴先生住处玩,看见黄建国在写出差报告,写了8张左右,他便劝黄建国不要写这多。吴先生回忆,黄建国当时写了十几页出差报告,第二天告诉他们,自己不在这家公司工作了。

一周后,黄建国自称在浙江嘉兴找到工作,但手里没钱,吴先生便借了黄建国200元。“那天中午1点多我送他走,这是我最后一次见他,之后便和他失去联系。”

2009年,吴先生参加同学聚会,“老师还专门问起他,好多同学都说听说他失联了。”

哥哥眼中

他很有抱负,要出去干事业

在哥哥黄建华眼中,弟弟是比自己还要内向的人,“他不胖不瘦,个子比我高,有176cm左右,平时话语比较少。”弟弟的从小到大成绩都不错,特别是历史,150分满分的卷子他能考130多分。

黄建华没考上大学,后外出打工,休假时偶尔会去武汉找弟弟玩。“建国很有抱负,他说不想回江西,要出去干事业,到时候接父母到他那里。快毕业时他告诉我,他应聘过一所中专,那边让他去工作,但他不想去。”

2003年,黄建国从武汉大学毕业后在武汉备考研究生。他还曾对黄范铭说:“像我这样高考考了573分,随便考北京、上海的哪一所学校都会要我。”

黄建华回忆,“那时他好像在武汉准备考复旦大学金融系的研究生,他说历史专业不是很好,想学一个好专业,我那时会给他寄些生活费。但是后来英语差了3分没考上。”

父亲车祸后

他未回家,次年还打电话要钱

2004年9月,黄建国最后一次回到家中。宜黄县第一中学想聘请黄建国当历史老师,黄建国没答应。之后,黄建国离家去外地找工作,14年来,他未再踏入家门半步。

2005年春天,黄建国告诉家人自己在浙江杭州商学院一边工作,一边学习。黄建华说,那时和弟弟通电话弟弟仍表示想再读一个好专业,有时弟弟会问他要钱。

黄建国在杭州3年,没钱了就打电话问家里要,黄范铭前前后后给他寄了近三万元。此时,黄范铭开始怀疑,儿子会不会进了什么传销组织。

2006年,黄范铭被摩托车撞伤,髋骨被撞断留下残疾。得知父亲出事,在外打工的黄建华立马回到家中,还给弟弟打电话劝弟弟回家。到了2007年4月,黄建国不仅没有回家,还给家里打电话称要到上海发展,要家里寄钱。

黄建华电话里劝弟弟尽快回家看望爸爸,母亲李嫦娥气得拿走哥哥手中的电话,对黄建国说:“要钱没有要命两条。”挂断电话后,黄建国再也没和家里人通过电话。

病弱老父

受伤后又患病,一心盼儿归

黄建国的嫂子丞女士说,“爸爸出车祸后走路一跛一跛的,出门很不方便,我和丈夫一直在外打工,母亲年龄也大了,在家照顾孩子和爸爸,所以没能去四处寻他。”丞女士称,“但一直都希望他能尽快联系上我们。”

养两个儿子本不容易,最后却落得小儿子失联的下场,黄范铭难受得每天早上四五点就睡不着了。“我盼他回家盼了一年又一年,年年都梦到他春节回家,他有十多年没回家了,连电话都没有。”黄范铭常自言自语,只要小儿子给他电话,他一定会给儿子寄钱。

念子心切盼儿归,日复一日,黄范铭也愈发衰老。他的支气管炎特别严重,反复咳嗽气喘,家里买了一台吸氧机,每天都要吸氧。

最新企业单位

欢迎咨询
返回顶部